东莞市的经济在短短的十几年内得到迅猛发展,制造型企业和服务型企业是起到了主导作用的。曾经名满天下的“世界工厂”,近年以来屡屡传出企业外迁和“老板跑路”的消息,昭示着东莞经济转型中遭遇的阵痛。

  有一些重回东莞的老打工感慨道:十年前,刚来到东莞时,到处都是工厂,走在东莞的街道,就像他老家的庙会,处处人山人海,路边叫卖的小商贩络绎不绝。十年后,工业区冷冷清清没有一些人气,都有些不习惯了。

  作为世界工厂的东莞,为什么这几年倒闭了很多工厂?

  成本优势不在,东莞劳动密集型企业率先转移

  从2008年开始,随着中国制造业成本的大增,东莞的一些鞋业、服装等劳动密集型行业纷纷迁移到用工成本更低,劳工更加充裕的东南亚、非洲等地区。在落后的非洲地区虽然面临着基础设施不完善的状况,但用工成本仅为东莞的1/5。出于长期的战略发展考虑,大型企业毅然选择迁移。大型企业的外迁直接导致了大量小型加工企业无单可接,无路可走,进而走向倒闭。

  仅“人工太贵”问题,这些老板们共同给出的一个目前东莞人工成本的数字是,招一个普工的工资基本上是3000-3500元,加上国家劳动管理部门要求必上的“五险一金”的支出,企业为一个普工付出的人工成本就要达到约4000元。如果招收技术工人,所付成本就更高,最高的可达上万。而企业搬到越南、印度或者泰国,招收同样的普工,工资支出不过只需700-1000元。

  在东莞业界皆知的情况是,每个外迁的大企业通常都关联着100-200个上下游的配套小企业的生存和未来,客观上也关联着数以万计打工者的命运。也因此,每一次类似大企业的外迁,都引得外界一片震动。

  转型升级,东莞“腾笼换鸟”有成果

  一些以加工制造业为主的工厂倒闭的同时,一些高科技、大品牌公司也在崛起。一边是倒闭潮,一边是转型潮,两者并存。同时,由于深圳房租的大幅上涨,也迫使一些无法外迁的企业搬迁到东莞。

  比如典型的,华为公司就在东莞松山湖建立了新基地,还一度闹出华为要搬出深圳的事端。而当年曾经轰动一时的诺基亚撤离东莞南城的事件,如今员工生活区已经不是原来的模样,境况并非一片萧条,相反,昔日工厂已变身为充满活力的电商产业园。

  作为“中国制造”的前沿阵地,东莞利用优越的地理位置,大力推动产业转型升级、做大做强,形成以五大支柱、四个特色产业为主导的制造业行业格局和税收分布。数据统计,过去五年间东莞生产总值增长了约1760亿元,其中以制造业为主体的工业增加值增长了511.74亿元,税收收入(含东莞国、地税收入,不含关税,下同)从939.11亿元稳步增长至1704.96亿元。

  机器换人化解用工荒,东莞硕果累累

  早在2014年,东莞市政府“一号文”《关于进一步扶持实体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》中,就明确将发展工业机器人产业、推广机器人应用作为重点工作之一。其后的2015年,市政府“一号文”主题定为实施“东莞制造2025”战略,提出的智能制造等六大工程,将信息技术与制造技术深度融合,以数字化、网络化、智能化制造为主线。

  东莞还瞄准先进制造基地的目标,提出一系列长远目标:到2020年,东莞建成中国机器人产业先行市,成为有全球影响力的先进制造基地;机器人及智能装备产业产值达到1000亿元左右,年均增长30%;建成2~3个工业机器人产业园和10个智能装备特色产业基地……

  如今,创新驱动,已成为东莞发展新的动能。这个动能,正在挑起东莞发展的大梁。“互联网+制造”,已让东莞制造焕发新的活力。这个动能,正让“东莞制造”走进新的春天。